姬琉悦

大概下周更双北,然后公布一点双北情歌王企划已经决定了的部分。
谢谢各位还没有取关!

【双北】源于喜欢(3)

#画手撒x文手何
#两位都是双北圈巨佬,撒没有妻子,其余设定与现实相同。
#HE,ooc有

  糟了。
  何老师心里只有这一个念头。
  “我在北京。”对方又发来一条信息。
  何老师已经没有办法去辨别这与心上人相差无几的语气了,他刚想回复些什么,却被工作人员提醒快要上台了。
  仓促间何老师只回句“可我现在在长沙”拒绝了邀请。他按灭了手机屏幕。
  撒老师愣了几秒,重重将自己砸到床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敲击键盘,发送一行字。
  “我下周三去长沙,到时不见不散?”
  久久不见应答,撒老师起身移至画前,将何美男的动作定了形。将何老师的黄色外套描了个大概后,撒老师起身去冰箱拿了瓶果汁。
  刚开始进行这项工作的时候其实有点困难。其他都还好,凭着自己的天赋只要多磨磨就能稍微像样。
  可是到画眼睛的时候撒老师犯难了。对视过无数次也偷偷瞄过无数次,他觉得这双眼睛真的一点都不好画。或许是自己太苛刻了。他甚至想把脑子里心上何老师的眼睛直接复制下来,粘贴到画上,可是他不能。
  他那两天都泡在家里,对着记忆落下笔,却还是不满意。他揉了揉眉心,打算第二天早晨再进行尝试。
  他打开手机,已经将近十二点了,何老师居然还没给他打电话?撒老师有点着急,打开微信给何老师拨了个电话。
  “喂?撒老师?有什么事吗?”何老师的声音透着疲惫。撒老师蹙了蹙眉,道:“这么晚还不睡在干嘛呢?”
  “嗯…这不是打算睡了吗…”何老师笑着打着马虎眼,在电话那头没抑制住打了个哈欠。
  “那你今晚不准备给我打电话?”撒老师装作云淡风轻地提起一句。
  “我也没说要每晚都打啊,”何老师笑着说,“还是你特别希望我每晚都打呢?”
  “…早点睡,”撒·一撩就怂·贝宁嗑巴了一下,半会才想起自己的烦恼,他感觉脸上有点烧,“何老师…我现在能看看你的眼睛吗?”
  对面挂了电话。
  撒老师刚想说些什么解决这个可能被对方误会了的问题,就收到了对方的视频电话邀请。
  他匆忙按下接听,耍了个小聪明关上了自己这边的摄像头。对方澄澈的眼睛出现在他的视线里,突然就摄去了他的心魄。对方有些慵懒的声音环绕着他,问他能不能看清自己。他看着对方微红的眼角,听着对方浅浅的说话前的换气声和呼吸声,他有点口干舌燥,脑子里升起了许多不妙的想法。他有点不想画这个人了,太难了,每个部分都这么好看的人。撒贝宁此刻突然意识到了自己是人,他想,对于美好的东西,人总是…
  想完全占有。
  “炅炅老师…我…”撒老师像想说什么似的张了张嘴,却没出声。
  “嗯?”屏幕上那双眼睛弯起一个醉人的弧度。撒老师不由得舔了舔唇。
  随便扯了几句,互道了晚安后两个人挂了电话。撒老师久久没缓过神来。
  他只是想,他要是画不好。
  就太对不起这双漂亮的眼睛了。
——TBC
大概到5完结噢

想开一个超级无敌大企划。可能到高三都不一定填的完的那种。
想写双北的情歌王,用大侦探的设定把每一段都写成一个故事,也有现实向。
大概这个坑填完后就开hhhhh
希望大家也给我一点脑洞或者建议或者小意见啦!

【双北】源于喜欢(2)

#画手撒x文手何
#两位都是双北圈巨佬,撒没有妻子,其余设定与现实相同。
#HE,ooc有
#可能有鬼鸥,山花

  何老师感觉自己脸上的温度烫得吓人。
  自己的一举一动被这位明灯大大细细描绘下来不说,对方最新的作品居然还是又冲不上的云霄中自己朝撒撒撅着嘴的画面。
  他想都不敢想这是撒老师亲手画下的,所以他选择赞叹这位太太丰富而又恰到好处的想象力。
  正想给他评论赞叹的句子,何老师眼尖瞥到一条评论。
  WO:大大这种画风!真的不考虑开第一人称车吗!
  啪的一下,手机砸上何老师的腿。
  艰难地吞下一口桌上的水,何老师定了定神,重新打开手机,急忙关掉了明灯大大的评论,良久又开了私信回复道。
  “我也很乐意合作,请问合作的方式是?”
 
  撒老师换了鞋,将行李箱移至卧室,还未收拾行李就急忙提笔在床前画架的画上添了几笔。
  自己不切时宜的灵感总是在自己出门在外时喷涌而出。撒老师勾起笑,满意地看着一年前记忆中靠在自己肩膀上仰头对他笑的何美男随着移动的笔具现化在眼前。
  他不忘在何老师脸侧的布料加上一些蓝色,并草草勾勒出丝巾的边缘,以表明这是第一季的何美男。
  画何老师的习惯大概是从第三季收官后的几天开始的。因为实在实在,太想念这位老伙计了。可能观众们可以歇息一会了,但电视人们不行,他们还需要换个地方奋战。所以此次一别,便很难再有合适的机会和理由再见了。
  没有通告的日子,撒老师在画前一坐几乎就是一整天,只有何老师录完节目后或睡前打来的电话能让撒老师感觉到时间的流逝,停笔和自家炅炅老师聊上一会。
  放下笔,撒老师又端详了番,确认眼前画中人与心上人几乎无异后,撒老师小心取下画,扫进电脑,而后将画卷起放入一个专门放画的小柜子里,才安心又夹一张白纸固定于画架上。他舒了口气,开始打第二季何美男的草稿。
  手机突然弹出一条提醒。撒老师停笔拿起手机,发现那位疑似内部人员的文手太太回复了他。
  “你继续写文,我把其中一些场景画出来怎么样?如果你不嫌弃我只会画炅炅老师的话。”
  撒老师思忖片刻,回复道。短短三季,很快他画的何老师就没有冠冕堂皇的名字了。
  “好。你有什么特别想看的片段也可以告诉我。”
  这次对方很快就回了。撒老师皱了皱眉,有点摸不清对方的想法。他甚至想下个套引出对方来。但他只是保持了礼貌。
  “好,合作愉快。”“合作愉快。”
  正在打开发布作品的页面,撒老师突然想到一个好办法。他敲下几个字,按下鼠标发布作品。
  何老师桌面上刚放下的手机又振了振,他拿过手机。
  @黑夜中的明灯:与@忙内小幺十八岁 确定合作,以及我眼中的何美男。
  几乎同时,他又收到来自对方的信息。
  “太太要不要考虑出来面个基深入讨论一下呢?”
——TBC

【双北】源于喜欢(1)

#画手撒x文手何
#两位都是双北圈巨佬,撒没有妻子,其余设定与现实相同。
#HE,ooc有
#可能有鬼鸥,山花

  何老师凭借一个未完结的长篇成为双北圈大佬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他没想到自己闲暇之余写的点东西居然这么合大家口味。
  他也早就知道王鸥是双北圈粉头,鸥姐甚至有不小心把何老师写的片段转给何老师的经历,虽然鸥很快撤回了,但哪快得过何老师的手。
  何点开了评论和私信,看着满屏催更的指北针无奈退了账号。不是不想更新,只是最近真的太忙了。
  登上自己的大号,何老师发张自拍与今日的行程,便关上手机任化妆师摆布了。
  他没看到文底下最新的评论。
  WO:大大有没有考虑和明灯大大合作呢?两个人实在是太棒啦是我最喜欢的两位大大了!
  黑夜中的明灯回复@WO:我正有此意。可是这位一直没有回我。
  WO回复@黑夜中的明灯:可能是太忙了吧,摸摸明灯大大。

  王鸥最近有些兴奋。
  虽然明侦第三季已经结束录制很久了,但是双北圈的太太们仍有一些在产粮。很快王鸥发现了一个文手太太@忙内小幺十八岁。
  内容不过是撒何两人的日常,文笔也不算她见过最好的,但是作为认识双北本人的指北针,她可以拍着胸脯说这绝对是她见过最符合两人性格的双北文了。
  主要是这位太太的表述太真实了,就像事件真实在他眼前发生一样。
  另一位画手太太@黑夜中的明灯,更是值得吹爆。他的画风偏写实,而且都是撒视角。每一作的标题都是“我眼中的何xx”,以每一期撒眼里不同设定的何为主角,只露出撒与他相接触的肢体。想象力丰富到王鸥几乎怀疑是撒老师本人画的。
  刚想打电话约鬼鬼出去逛街,手机弹出一条提醒。
  【特别关心】:@黑夜中的明灯:我眼中的何副驾[图片]
——TBC


突发奇想开的一个长篇,当然长短不定。后期可能会有车。

【双北】

#撒微笑x何美男
#地理考试摸鱼作难免ooc
#刀

  从不得不去国外治病开始,何美男就感到不妙。
  他不小心摔碎过装有他们合照的相框,看到过那张写着“如果你是女生”的便利贴。
  何美男佯装镇定地打扫地上的碎屑,急忙换了个完好的相框。惊喜得连手被划了一下都没有意识到。
  微笑哥哥也是喜欢着自己的。他想。
  何美男以为,撒微笑也会像自己一样,接受这社会所不接受的小小的喜欢。他以为他还有好长的时间慢慢让撒微笑接受。
  当他在国外收到姐姐发来的在一起的喜讯时,他感觉才治好的心脏又开始绞痛。
  为什么呢?微笑哥哥。他几乎是无力地瘫倒在椅子上。
  姐姐不是我啊。
  回国第一天,何美男就买了营销号发出了姐姐替代他的真相。他想尽可能挽回些什么。撒微笑的某些粉丝开始攻击姐姐…姐姐失踪了。
  何美男极少看到撒微笑这幅失魂落魄的样子。他想他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他没想通。
  何美男甚至开始在各种场合攻击撒微笑。即使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
  姐姐回来了,却终是命丧车祸。撒微笑对车祸不置可否。他怀疑是新成员甄有戏的绑架行为破裂,最终撕票。
  十年演唱会那天何美男在后台看见甄有戏的尸体着实吓了一跳。很快撒微笑出现了,并招呼他把尸体吊起来。
  理性不断告诉何美男,刚才撒微笑不自然的嘴角暴露了他在撒谎,他为了姐姐杀了甄…
  感性使何美男笑得灿烂。他心里重复着十年前作为忙内小幺时说过的话:“我完全不怀疑他,因为微笑哥哥,棒。”
  可意想不到的是,他的微笑哥哥亲手将他关进了铁笼,与世界一起判定他有罪。
  为什么呢?微笑哥哥。他看着低头摆弄着锁的男人,唤出那个许久未唤的名字。
  姐姐不是我啊。
  撒微笑一怔,对上何美男的双眼。他动了动嘴唇,落了锁。
  你也不是你了,何美男。他说。
——可能是个同样很虐的小后续
  “那么,我宣布,各位检举犯人失败。
  真凶就是,撒微笑。”
  看吧。何美男笑道。
  谁能比我更了解你啊。
END.

【双北】
#撒何车
#现实向

戳图↓

【双北】

#Benny撒xStrong何
#政治考试摸鱼小短篇
#刀
#《狼人前传》原设定

Strong何喜欢Benny撒。
他知道Benny撒与Cookie晶的关系,明明自己与Cookie晶只有性别的差别。
Strong何杀了Farmer甄。
他也知道Knight白明天天没亮就会赶到,然后追踪线索,查明真相,最后将他绳之以法。
还是决定挣扎一番。Strong何藏起了所有线索。
哪怕以后只是看着Benny撒也好。他想。
Strong何彻夜未眠。
清晨,杜斯特瓦德村躁动起来,开始了每天必有的舞会。
Strong何第一次挽住了Benny撒的手臂。
真好啊。他这么想着,瞥了眼远处的Knight白,看着Hunter魏将他拉入这场最后的狂欢。
也是最后一次了。

【原创】
#有车慎入
#文来自闺蜜

【原创】【ABO】

#有车慎入
2
“啊…”陈胤棠刚想敲自家少爷的门,却在听到一声微弱的喘息后停住了悬在半空中的手。
陈胤棠的脑子里闪过无数种可能。最后他还是轻叩了两下门,旋转了门把手。
“别,别进来…”自家少爷慌乱的声音与扑面而来浓重香甜的罂粟味差点令陈胤棠神志不清,他慌忙关上门,走近钟逸辰的床。
“少爷…抑制剂呢?”陈胤棠努力去忽略掉自己逐渐胀大的下身和无法自控的信息素的发散,他有点着急地在床头柜翻翻找找。
“没送过来…胤棠…”钟逸辰稍稍靠近了陈胤棠,无力地抓住他的衣袖。他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最终低下头咬紧了唇。
“少爷您…尽管吩咐。”陈胤棠出声,想尽快逃离这个令自己心神不定的地方,或者…
“胤棠…”钟逸辰抬眸,被情欲沾湿的双眼直直望进陈胤棠的眼里,语气几近哀求,“求求你…进入我…”
“遵命,”得到许可,陈胤棠翻身上床,把钟逸辰压在身下,他轻吻了吻身下人那他已经渴慕已久的唇,轻舔他的耳尖,随后恶意地呼出热气,“要我温柔点吗?”
“唔…快…”一吻毕,钟逸辰有些难耐地蹭了蹭陈胤棠仅隔了一层被子贴着他的下身,环住他的脖颈,不经意般在他耳旁轻喘着。
“少爷真是…”陈胤棠顺着脖颈向下吻去,手也不安分地从背部滑到腰间,再滑入股沟,“什么都没穿。如果进来的人不是我…”他的唇滑过钟逸辰精瘦的腰肢,舔弄着他半硬的分身。
“啊…别…”钟逸辰努力不让破碎的呻吟从嘴里泄出,“快…进来…唔…”随着一声急促的喘息,钟逸辰身寸在了陈胤棠手掌上,他刚大口喘着气,就感受到一根异物进入了他的后穴。还未来得及惊叫出声,那根手指已在他体内浅浅抽插起来,渐渐加速。
“第二根。”还未完全适应异物的小穴又被第二根手指进入,耳边充斥着自家近侍调笑般的话语,钟逸辰向上抬了抬身子,紧了紧环在陈胤棠脖颈上的手臂,顺势把腿盘在他的腰间。
待到第三根手指完全进入,钟逸辰终于忍不住吐出隐忍已久的靡靡之音来。
“忍忍。”陈胤棠另一只手拨开钟逸辰额前的碎发印下浅浅的吻,三根手指突然一并抽出。来不及表达自己迫切的需求就感受到身上人滚烫的分身抵在自己的穴口,然后一下子就进入了半根。陈胤棠扶着自家少爷的腰,稍稍退出少许,下一次又更加用力地挺入。
“嗯…啊…”钟逸辰吐出的声音明显急促了不少。陈胤棠了然地轻笑,随后加大了冲击那个点的力度。
或许是因为猛烈的快感,也可能是因为长久的压抑第一次被完整地释放出来,钟逸辰的生理泪水不断分泌。陈胤棠吻了吻自家少爷发红的眼角,身寸在了他体内。钟逸辰大口喘着气,把头埋在陈胤棠颈窝,享受着自家近侍身上他从来没闻过的玫瑰味信息素。
“少爷,我帮您清洗一下吧。”“嗯。”钟逸辰只是这样回了一句,任由陈胤棠把他打横抱入浴室。

“早安,少爷。”睁开眼睛,钟逸辰第一个看到的还是打理停当立在他床头待他睁眼的自家近侍。
昨天发生的一切怕不是梦吧。
腰乃至全身的酸痛让他否定了这个想法。有些艰难地穿好衣服洗漱完,他第一次没有自己做早餐——顺便带上陈胤棠那份。
有点兴奋地吃完早餐,钟逸辰做了那件他预谋了一个早上的事情。
他扶着陈胤棠的肩踮起脚,快速地吻了吻自家近侍的嘴角。
“我们要永远在一起,这是宿命,对吧?”